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878009.com >

读过无数遍还想重读的3本经典书

发布日期:2019-10-30 16:28   来源:未知   阅读:

  《命若琴弦》,起初看到这名字,以为作者会讲述一个身不由己的人物故事,琴弦,不就是被拨弄,被使用,紧松由人,用处也由人的吗。而书里的故事,并不是这样,“你的命就在这琴弦上”

  命若琴弦。琴弦需要奏乐的前提是两端有系着,通过调整能松弛有度,而生命,总需要为了点什么而活着,出生不可选择,但未来总是可以通过努力去有选择,目的是什么并不重要,但一定要有,就像这张可以复明的药方一样,即使虚设,亦是一束希望的光。

  书里还有一段顺手带过的话,“其实人人都是根据自己的所知猜测着无穷的未知,以自己的感情勾画出世界。每个人的世界就都不同”,曾经无数次想过,我们眼里的世界是一样的吗,即使是物理的世界,也是一样的吗?

  这是一本有主线的书,这也是一本可以扩展许多小故事或道理的妙书,明明是个简单的小故事,居然有种包罗万象之感,或许,正因为它讲的是一段人生,而人生就是这样吧?

  《棋王》写绝境里人对吃和下棋的热渴,也写世俗生活的人情和趣味。就像阿城说的,好的小说随处都会有好的质感,就像美人,可以从任何一点开始观赏。小说是过程的艺术,就像喝茶,“如果只是为了解渴,中国古人称为驴饮”。陈丹青老师则说,阿城写的是白话,从不用文言,但是却拿到了笔记小说和话本小说的精粹,就是语言在他那儿是可以玩的。

  我的笔顺着那些被阳光,被风,被尘土,被劳动,被泪和汗水弄得粗糙的表面刻划。我希望纸上出现的是灵魂,是那些被侮辱与被损害的灵魂。是那些乐观的灵魂,是那些善良的灵魂。

  这段话不仅映照画里的人物,也让人想起《棋王》里的王一生、《树王》里的肖疙瘩、《孩子王》里的老师,阿城说自己一直在写绝境小说,这些人物在自己的绝境,面对蒙昧、无知和贫乏做出回应,或是不合作。一盘棋,一部字典,都是对生活和常识的渴望。

  汪曾祺先生的文字就让我们看到了这样的有爱,有暖,有缺憾的世界,看到了有为了生活失了自己的女人,有懵懵懂懂遇到爱人的小和尚,有遇到人生知己的痛快和敞亮。

  汪曾祺先生是写小说讲故事的行家。他的文字里透着让人着迷烟火气。浪漫的爱情行云流水,不着痕迹的就让看客知道爱情来了。仔细想来,生活里的的爱,就是这么自然的落尽了心里。《受戒》里的明海和小英子,“明子老往小英子家跑。”一句话我们就看见了一个有了自己喜欢的人的男孩子。“她一路问了明子很多话,好像一年没有看见了。”这样的感情最好了,她心里有他,他心里也有她。

  汪曾祺先生的《受戒》收录了他17篇小说,12篇关于神仙鬼怪的故事,读完所有,就会发现似乎每一篇里,都有他自己的影子在。人生就是这样,心思里想的不知不觉就落到了文字里。文字本就是生命里的一部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