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118181i.com >

嵩县女童遭虐待昏迷 生母获刑10年 其情夫被判无期

发布日期:2019-08-05 08:55   来源:未知   阅读:

  核心提示丨昨日上午,备受关注嵩县虐童案在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以故意伤害罪分别判处受害女童的生母及生母情夫10年有期徒刑和无期徒刑。2015年9月,时年仅1岁11个月的嵩县女童辛怡,被生母刘姣利的情夫赵跃飞在同居时残忍虐待,以致昏迷不醒至今,在各方爱心人士接力救助下,受害女童辗转多地治疗。(本报曾在去年7月8日、今年3月17日报道此事)

  被告人赵跃飞、刘姣利故意伤害一案原本由嵩县人民法院审理,鉴于案情重大、关注度高,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今年3月16日提级审理此案。被告人刘姣利系受害女童生母。

  经法院审理查明,被告人刘姣利和被告人赵跃飞存在不正当两性关系。2015年9月份二人同居期间,由于嫌刘姣利的女儿刘某某哭闹,赵跃飞采用透明胶带捆绑、扇耳光、烟头烫等方式对刘某某进行伤害,刘姣利均未制止。

  其中,2015年9月18日晚,赵跃飞用浴巾将刘某某捆作一团,提住腰部头朝下倒立在床边半个小时左右。2015年9月19日,刘姣利发现其女儿刘某某情况异常后,与赵跃飞一同将刘某某送往医院治疗。目前刘某某呈植物生存状态,仍在医疗机构进一步治疗中。经鉴定:刘某某所受损伤程度为重伤一级,构成一级伤残。后被告人赵跃飞投案。另查明,被害人刘某某先后在洛阳、上海、北京等地医院治疗,花费医疗费共计670978.83元。经鉴定,刘某某终身完全护理依赖。

  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赵跃飞用特别残忍手段故意伤害幼儿身体,致其重伤并造成严重残疾,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告人刘姣利作为幼儿的法定监护人有义务保护其幼儿免遭伤害,在赵跃飞故意伤害其幼儿时,有能力采取保护措施而未予保护,多次放任伤害行为发生并造成严重后果,其行为亦构成故意伤害罪,且与赵跃飞构成共同犯罪。赵跃飞关于自己没有实施伤害行为,不构成犯罪的辩解及其辩护人关于该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控赵跃飞罪名不能成立的辩护意见,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均不能成立,法院不予支持。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

  赵跃飞犯罪手段残忍,后果严重,应依法严惩。共同犯罪中,赵跃飞是主犯,刘姣利是从犯。赵跃飞抢救被害人、自动投案,对其作出刑罚时可酌情考虑。刘姣利系从犯,抢救被害人,坦白,认罪态度较好,可以依法从轻处罚。刘姣利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某某的各项经济损失共计185余万元。赵跃飞应承担80%的民事赔偿责任,即赔偿148余万元;刘姣利作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某某的监护人,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法院根据该案情况,依法以故意伤害罪判处被告人赵跃飞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故意伤害罪判处被告人刘姣利有期徒刑10年;并判决被告人赵跃飞赔偿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某某的各项经济损失共计148余万元。

  河南科技大学法学院副院长王君祥认为,这起案件案情重大,社会关注度高,符合法律规定,可以由上级法院进行审理。案件在量刑上,被告人赵某作为主犯,应当依据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严重残疾的量刑幅度来量刑,而被告人刘某作为被害人的母亲,助长了赵某的犯罪行为,属于从犯,法院的量刑从法律上来说是比较合适的。

  这起案件发生后,由于受害对象的特殊性,受到了社会广泛关注,河南省人大代表蒋小平认为,这起案件的宣判结果,赵某手段残忍,无期徒刑的判罚合适,被告人刘某没有及时制止赵某犯罪过程,十年有期徒刑也不为过,体现了法律的公平正义。

  另外记者了解到,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受理该案后,即告知被害人刘某某的法定代理人可申请刑事被害人救助。在被害人刘某某的法定代理人提出刑事被害人救助申请后,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随即受理,并逐级上报。目前救助工作正在办理中。